f2富二代最新版app下载

第168o章,暮檐凉薄21o父女再相见

唐总神色自然的接过,他已经猜到,宁语既然要找人代替她,长的肯定也不会比她差的,然而,见到照片上略施粉黛,眼神干净明亮仿若星辰,五官精致漂亮,皮肤雪白,丝毫无瑕疵,腰肢纤细,盈盈一握的薄凉时,还是难免惊艳了翻。

不得不说,薄凉完是他的菜,比宁语还要合他心意。

他笑,“有才有貌,不愧是宁小姐的朋友。”

“唐总过奖了。”这就是答应的意思了,宁语可算是放心了。

“不知宁小姐的朋友是哪里人,家里是做什么的?”

宁语怎么会不知他这是在问薄凉的背景,就怕惹上麻烦。

为此,她早已找人问过了薄凉的来历。

“她母亲在她年幼时就去世了,父亲是入赘,在她母亲去世后再娶,十多年来,他们父女关系一直不和,没有任何来往,她现在基本上是孤身一人了,哎,她也是个可怜之人,唐总您记得多照顾她一点。”

“这是自然。”

无亲无戚,最好控制,也不会招来祸患,他自然放心。

***

森林里的娇小精灵

翌日。

薄凉刚回到公司,梁律师就递了份文件给她,“把这份文件整理好,十点整送到会议室,给刘律师。”

“是。”

薄凉整理好了文件,差不多正好卡在早上十点。

会议室里除了刘律师和他的秘书外,还有一男一女背对着她,她看不清楚里面的人,不过,看刘律师的态度,对方估计是他的委托人。

薄凉敲门进去,“刘律师,您要的文件。”

刘律师抬头,“拿过来吧。”

薄凉正要走过去,背对着她的两人正好侧头看来,看清两人的面容,薄凉神色骤然变冷,脚步微微一顿,反应迅的别过头,把文件递给了刘律师。

刘律师没注意到她的反应,正要说话,那两人中的男的,目光如炬般盯着她,“凉凉,见到爸爸都不知道叫了?”

闻言,薄凉脸色微变,刘律师错愕,但反应最大的是两人中的那女子,目光戒备,迅的将薄凉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遍,目光逐渐暗了下来。

这薄凉……

竟然越长越标致,比她死去的妈,还要好看上几分。

薄凉直接将那两人当透明的,“刘律师,我那边还有点事,先回去忙了。”

刘律师也把她当透明了,“这……费总,您说这薄助,是您女儿?”

费远明笑容温和:“是啊,凉凉自小叛逆,我们也有好些年没见了,是吧?凉凉?”

“我先回去忙了。”

薄凉是梁律师的人,本不归刘律师管,她冷淡的再度跟刘律师说完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“这……”

刘律师讪笑,“当初薄助到公司来应聘的时候,我就说薄助长得标致,气质也极为出众,重要的是确实是一个有才干的人,没想到竟是费总家的千金,费总费夫人竟有两位如此出众的千金,费总费夫人好福气啊。”

冯清琯闻言,笑容微微僵硬,随即扬起得体笑容,“刘律师过奖了。说起来,到现在为止,我们都还不知道凉凉她偷偷的跑到这边来工作了呢,她自小脾气就倔,以后还得麻烦刘律师多照顾一下我们家凉凉。”

“不麻烦,应该的。”

“不知刘律师公司几点下班?”

“十一点半。”

“待会下班时,我们想约凉凉一块吃顿饭,我们都没那孩子的联系方式,麻烦刘律师帮我们联系一下。”

“这都是小事,自然没问题。”

题外话进行得差不多了,又把话题转回了公事上,刘律师和费远明聊的颇为愉快,冯清琯就有点心不在焉了。

同样心不在焉的,还有薄凉。

“薄助,你心情看起来好像不太好,是不是身体不舒服?”难得见薄凉心不在焉,严莉静哪里会放过这个机会?

这不,给薄凉倒了杯温水,假意关心,实则是过来套话的。

“我没事,谢谢关心。”

“是不是跟那沈先生闹什么矛盾了?”

“没有。”

薄凉的嘴巴紧的锯子也撬不开,严莉静自讨没趣,刚要走,刘律师就亲自走了过来,本想打算直接跟薄凉说的,但想到他们一家三口久别重逢,也不知道一时半刻聊没聊的完,薄凉又不是他手下的人,他自然不是说放就能放的。

他直接进去办公室找梁律师。

梁律师脸色微变,“薄凉是那个外地来的,费总的女儿?”

“嗯,”刘律师皱眉,“薄助就算是费总的女儿又怎么了?”

这人反应,明显不太对。

梁律师何等精明,自然不会轻易就给人套了话,讪笑,“我只是太惊讶了,我听说这费总也有几十亿身家,也算是豪门了,那薄助就是活脱脱一豪门千金,你说她一千金小姐来给我打工,还任劳任怨的,我能不惊讶吗?”

“这倒是。”薄凉他也是了解的,怎么看都不像是温室里长大的千金小姐。

相反,费远明另一个女儿,无论是谈吐还是行为,都是妥妥的大家闺秀范,这差距,还是有点大的。

“费先生还在吧?介意我见一见这费先生吗?”

如果薄凉真是费远明的女儿,那他跟宁家的合作,暂时就得搁下了,他还动不得。

刘律师现在也算是有求于人,不想答应也只能答应了。

梁律师直接去找了薄凉,“凉凉,听刘律师说,你就是费总和费夫人的千金?这事你怎么不早说?你父母跟我们事务所来往也有一段时间了,要早知道,我们就该早点一块吃顿饭了。”

周围的同事闻言,惊愕的看了过来,薄凉站起来,捏紧了鼠标,冷淡的说:“我不是。”

梁律师想起宁语起的薄凉的底,目光一转,“听刘律师说你们吵架了?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”

“没有误会,谢谢梁律师关心,我想如果没事的话,现在下班了,我想去吃饭了。”

“薄助,费总和费夫人在候客室里等你呢,跟我过去一趟吧。”刘律师哪有任她走的道理?

“去吧,把误会说清楚也好,总归是一家人不是吗?”

梁律师开口了,语气再温和也是上司的命令,没有回转的余地。

薄凉一顿,“好,我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