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蝌蚪app视频下载观看

顾判倚靠着姜家祖屋的门框缓缓坐了下来,阴郁的目光从满地的尸体上面划过,最终也只能是闭上眼睛,幽幽一声叹息。

姜家做错了什么吗,或许有,或许没有,他并不清楚。

但是,他很清楚,这次让他们一整个家族几乎将血流干的变局,和他们是好人坏人没有半点儿关系。

甚至可以说,在已经不再是人的刘传檄眼中,姜家是否灭族,和他们一大家子到底是不是人都没有关系。

他们弱,所以他们任人宰割。

而他所需要的,只不过是打磨一把钥匙而已。

就是这样一个简单到令人发指的事实。

顾判坐在那里思索片刻,将刚刚拿到的这部秘籍平铺到地上,调转斧刃轻轻掀开了第一页。

他很想知道,刘传檄随手丢给他这个东西,到底是安的什么心,想要达到一个怎样的目的。

毕竟有月王牌钥匙珠玉在前,他没有办法不心生极大警惕。

“余天生神力,八岁生撕虎豹,十岁独斗熊罴,一十三岁开始习武,不修内息,专练外功,后得遇恩师指点,凝练气血筋骨,日月打熬肉身,及至而立之年,已臻至刀枪不入之境界……”

有点儿意思。

粉红少女可爱迷人图片

顾判低声自语一句,接着看了下去。

后面一大段都是某年某月某日,于某地击杀某某,或者是某月某日,与某某激战不敌,负伤遁走,基本上详细记录下了这位武者的战斗经历。

顾判飞快看完,又翻过一页,还是各种战斗经历,不过这一次,获胜的比例就已经大幅度提升,最后几乎到了再无败绩的程度。

看到第二页结尾,他大致估算了一下时间,不由得感慨这名叫蛮王的老兄真的是个战斗狂人,从三十岁一直猛干到了七十岁,最后竟然已经可以和两位宗师级武者正面硬钢而不落下风,当真是老当益壮,愈战愈勇。

期间更是为了战斗不惜加入行伍,直接进入到阵亡率最高的破阵队中,冲杀在短兵相接的最前线战场,竟然一路凭借着战功坐到了一路先锋官的位置。

不过很可惜的是,这位加入的并不是当朝开国太祖的队伍,而是站到了大魏的对立面,从头杀到最后,直到败局实在无法挽回时才隐姓埋名躲了起来。

顾判露出一丝笑容,一边在记忆中调动寻找着关于蛮王信息,一边饶有兴致地接着看了下去。

“待到年过古稀,余深感人力有穷,不得不放马归隐于深山密林,一为躲避昔日仇敌之追杀,二为探寻延缓身体衰竭之秘法,然则时光如水,逝者如斯,一晃数年过去,却毫无道路可循,只能枯坐深山,闭目等死……”

虽然看到现在都还没有一个字有关修炼方法,但顾判却没有任何的不耐烦,慢慢将第二页读完后,又很快翻到了第三页。

这一页,他只是大致扫了一下,眼睛就是一亮,当即沉浸下去,字斟句酌地细细品读了起来。

“天地生变,万物有灵,想不到吾在油尽灯枯之前,竟然能遇到此等大机缘,哈哈哈哈哈!果然上天有好生之德,天不亡我,天不亡我!”

“余外察天地之灵变,内悟生机之流转,历经三年又八个月,草创引元体之法,尝试汲天地之灵气,炼无敌刚强之肉身……”

这老头儿可以啊……

顾判暗暗感叹一句,忽然很想知道,创出修行了这部《引元体法》之后,究竟达到了一个什么样的效果,这人现在是不是还活着。

哗啦啦,他只瞟了一眼引元体法的正文,便开始拿斧刃小心翼翼向后面一直翻页,希望能看完前言之后,第一时间看到结尾的后记。

咔嚓!

不知道过了多久,正在闭目沉思的顾判猛地一抬斧头,磕飞了从暗处飞来的一支飞镖。

嗖!

又是一支短箭从暗处射来,直取平铺在地上的秘籍。

顾判伸手一抓,将那枚短箭捏在手中。

他微微皱眉,低头看着手上半尺长的短箭,箭杆上面竟然还有密密麻麻的尖锐倒刺,一片蓝汪汪的颜色,明显是涂了剧毒。

紧接着,他发现自己被人包围了。

咔嚓!

顾判手上微微用力,直接捏断了那支喂满了剧毒的短箭。

“引元体法,五转之后,向死而生,仰天大笑后却唯留无尽悲哀,惜乎哀哉,余之精神肉身已无法支撑后续之修行,唯有闭死关以求突破,成则傲笑天地,败则十死无生”

他飞快看完了最后一段尚未写完的结语,小心将秘籍收好,这才缓缓站直了身体,很是有些无语地看着围拢过来的几人。

这几个人一看就是姜家的族人,而且明显是怀着极大的恶意和敌意包围过来,准备出手将他镇压。

然而这也是让顾判想破脑袋都

想不明白的问题所在。

姜家的这几个人,是没长眼睛,还是没有脑子?

他们就算是看不到他和刘传檄的火爆对战,也看不到他砸破房顶又砸穿地板,爬起来却毫发无损的事实。

但是在这种时候,在这种情况下,还能老神在在坐在那里看书的人,哪怕是用脚趾头去分析判断,也不应该把他当成是普通人才对。

可是姜家的人还真就这么做了,而且一上来就使用毒镖毒箭,摆明了痛下杀手、不留活口的强硬态度。

“把你手里的斧子放下,马上双手背到身后趴到地上,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了。”

一点点靠近过来的男子表情冷厉,手中兵刃时刻不离顾判上身要害。

顾判面无表情看着他,就像是在看一只喵喵乱叫的猫咪。

算了算了,看在姜琰的一丁点儿面子上,更看在他们伤亡惨重后心智大乱的份上,还是不要计较那么多了,抓紧时间把事情办完,再接着去看蛮王自传才是正理。

想到此处,顾判收敛了心中刚刚升起的一团火焰,温和了语气问道:“你们的族长死了吗?没死的话最好叫他过来,我有一点问题想要请他解答一下。”

“你找死……!”

嘭!

持刀的男子一句话才刚刚开了个头,便捂脸打着旋飞出老远,砸倒了一大片院中花草。

“没错,我是要找你们的族长,他到底是活着还是死了?”

嘭嘭嘭嘭嘭!

一连串的拳头与身体接触碰撞的声音响起。

十几个呼吸后,顾判站在一地的伤者中间,若有所思看着他们扭曲的面孔,以及变得诡异猩红的眼眸,沉默许久后低头又问了一句,“算了,先不找你们族长了,我问第二个问题,你们谁知道姜琰的住处在什么位置?”

如果说之前顾判还对探查姜家庄园的那口古井很有兴趣,但自从刘传檄提及此事后,他忽然就没了前去探寻的念头,如今只想着从姜琰的房内找到那尊仕女雕像,便当即离开此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