蘑菇信用app手机最新版安装

“嗯。请大家搜索(品書網)看最!更新最快的小说!”

沈慕檐放下手机,脸色有些不好看。

如果对方只是为了利用宁语,压根不用想要她的命。

难道说……

真的只是一场意外?

但……

真的能有这么巧合吗?

“宁语死了?”

薄凉刚放下电话,看到薄凉靠在床头躺着,语气有些沉重的问。

她心情不可能不沉重。

她是恨宁语,但是从来都没有想过真的要她的命,只想要讨回公道而已。

“……醒了?“沈慕檐直接忽略了她的问题,在床边坐下。

文艺美女镜头下的老城旧时光

“你还没回答我的话呢。”薄凉倾身过来抱他,“真的死了?”

“……嗯。”

薄凉皱眉,“我有些想不明白。”

沈慕檐怕她扯到伤口,让她好好的坐好,别乱动,“什么?”

“我不明白,宁语为什么要到今天的这个地步。”

宁育成绩优秀,家庭条件也不错,她是怎么活都能活得精彩。

怎么偏激到了如此地步呢?

沈慕檐也淡淡的说:“或许,是跟家庭教育有关吧。”

宁父宁母他都见过的,功利性很强,宁语是他们的孩子,自小耳濡目染,有些思想,自然想回偏激了些。

“嗯。”

“有可能是她自小骄傲,对自己要求高,忽然的,心里还没排解出去的抑郁心情,自然会把她带偏了。”

“……嗯。”

“先不说了,现在时间不早了,要不要先吃点晚饭。”

“那她的尸体呢?怎办?”

宁语是黑户,没有身份证,没有护照,她忽然死了,人生地不熟的,也不知道政府会怎么处理她的尸体。

“不知道。”

沈慕檐似乎不想多说,“好了,不说她了,不饿吗?我们先吃点东西?”

“要不,我们叫她父母来领她的尸体?”

她是恨宁语没错。

但宁语现在死了,死者为大,忽然的,她已经不恨她了。

沈慕檐没说话,薄凉一顿,“你……不同意?”

“凉凉。”沈慕檐抬眸,正式道:“我确实不同意。”abc小说网 a 薄凉愣了下,“因为她伤害过我们?可我们不是没什么事都没有吗?况且她现在已经不在了,我们还跟她计较干什么?”

她这么说并不是大度,是她忽然觉得真的没有必要了。

“对。因为她伤害过我们。”沈慕檐认认真真,明明白白的跟她说:“对于这件事,我不同意,也做不到你所说的那样,帮她联系她的父母。

一,他父母或许会借此做章,也不知会散布出什么不好的言乱来。

二,我永远都无法忘她三番四次对你的伤害。如果不是因为她,你不会现在还在病床躺着,还有——”

他的视线落在了她的肚子。

现在他们的孩子还没完确定没事,如果他们的孩子真的有什么问题,别说帮她收尸,是她入殓了,他也还是会恨她的!

她是受伤的那一方,她总觉得自己没事,也没什么事了。

但是她不懂他最近他到底有多害怕,每天提心吊胆的,怕薄凉和他们的孩子会出点什么事。

薄凉也看了眼自己的肚子,“我明白了。”

她也红了眼眶,伸手去抱他,“好,她的事,我们不管了,好不好?”

“……嗯。”

沈慕檐在她的唇亲了好几下,“会不会觉得我太过狠心 ?”

薄凉这么想了想,摇头,“没有。”

是她不该太仁慈。

是她要改。

假如,假如宁语不曾三翻四次的伤害她,针对她肚子里的孩子,他绝对不会这么做。

但是……

宁语实在太过分了。

“这件事我们别管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***

国内,h市。

“还愣着干什么?做饭去啊。”

宁父宁母坐在破旧的粗出租房里,到了午饭时间,宁父催宁母去做饭。

宁母极其不喜欢做饭,做饭会印象破皮肤质量。

但是最近做多了,她也渐渐习惯了,平常宁父叫她她的立刻 去的。

但今天她没有。

宁父脸色不好看了,“你什么意思?怎么不动了?”

“我不是……”

宁母皱眉,脸色不是很好,“不知为什么,这两天,我的心里,总是瘆得慌,好像……好像要出什么事似的。”

“能出什么事?”宁父多次想要做生意未果,还赔了不少钱,提起这个,他心里不乐意。

“你……你说会不会是小语出什么事了?”

说这句话的时候,宁母是小心翼翼的,都不敢看宁父。

因为,从宁语出走后,宁父没有过好脸色,觉得宁语太过分了。

宁父这个时候,脾气也硬,既然宁语不要他们了,他也不会巴巴的惦记着。

宁母心里其实也是气宁语的薄情,竟然这么的丢下了自己的父母。

自从宁语离开之后,她也没有联系过她,也当真的是不会再管她了。

可现在,她胸闷的时候,第一个想到的是最近的女儿。

她一个人出门在外,她还是担心的。

果然,她刚说我,宁父脸色变了,“她现在估计好得很呢,你还惦记着人家,人家可不会惦记着你。”

“老公——”

“做饭去!”

宁父根本不想听。

宁母皱眉,想着还是算了,先吃完饭再给薄凉打个电话看看情况如何了。

宁父宁母刚忙着午饭,听到有人摁门铃,出去看了眼,见到门口站着的人时,愣了下,“你是。”

这个人很陌生,他很肯定自己好她没有见过。

“唐英唐总让我来找你们,方便借一步说话吗?”

“唐……唐总?”

宁父宁母眼底都有了惊喜,忙将人请了进去家里,给人添茶倒水,难掩激动的问:“不知唐总叫你来,是有什么事呢?”

那人一顿,面露不忍,“我今天来,其实……是告诉宁母一个不好的消息的。”

“不好的消息?”宁父没反应过来,“什么不好的消息?”

那人看着他们,没能立刻说出来,宁母心口更闷了,迟疑的问:“是不是小语出事了?”那人看着宁母的眼神,已经是带着怜悯的了,“是的。她死了。”

百度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站!